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盗版网络小说屡禁不止 司法:技术不是遮羞布
[作者:盘龙区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8-10-26 13:52来源: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政府]

随着视频网站收费、数字音乐下载付费逐渐被用户接受,解决盗版小说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往往是旧的盗版网站刚被追究责任,新的盗版搜索链接不久后就会出现—— 

如何解救被“盗”走的尊严 

好看的小说看到一半,要求付费,舍不得花钱又想继续看下去,怎么办?有人从中看到了商机:他们或建立网站,直接盗取其他网站的收费小说,免费给读者阅读;或提供平台,让用户上传收费小说,吸引读者。两种形式都可以通过发布广告等形式谋取暴利。而小说原作者和授权平台的权益,却遭到了侵害。 

读者:何乐而不为? 

“作者在授权网站更新小说后,在浏览器上就可以搜索到免费阅读的版本啊!”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小杨是个资深网络小说迷,在过去的七八年时间里,她的空余时间几乎都有网络小说的陪伴。她明确告诉记者,她从来没在阅读网络小说方面花过钱,“我不在乎小说的来源是否正版,只要能免费阅读就行。”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不会花钱看小说。”在北京某大学读研三的张明(化名)对记者说,一般在网络上有名气的作者,他们发布的连载小说,前20章会让读者免费阅读,后面的章节则需要花钱,但不少未经授权的网站、贴吧可以免费提供所有章节。“我一般会将这些提供盗版阅读网站的链接收藏好,从里面获取更新的信息。”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张明说,她最近正在追的一部悬疑小说,不知什么缘故,原本几乎和授权网站同步更新章节的盗版网站,全部停止更新,想要看最新章节必须去授权网站充值才能阅读。“因为实在想知道故事的结果,所以去充了钱。”张明对这次付费阅读,多少有点不开心。 

记者发现,在知乎网上,“为什么明明有盗版网络小说看,还有人花钱看正版?”话题已经有超过88万人浏览。评论呈现两极分化:有人认为阅读盗版可耻,主张唤醒读者的版权意识;也有人认为,虽然他们阅读的是盗版小说,但他们在阅读的同时帮作者进行了宣传。同时,盗版网络文学平台作品的人气,也是影视公司决定是否将小说推上荧屏的重要参考。 

对于后者的解读,在近日举行的网络文学版权保护论坛中,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会员、起点中文网白金级签约作者月关给予了反驳,他认为以上说法是一种野蛮的强盗逻辑。“如果没有盗版文学网站的侵权,影视公司只需要从授权网站获取数据即可,也不会把盗版网站的人气作为参考。”月关解释称,转变成影视作品的小说毕竟是少数,多数网络小说作者要依靠读者订阅来获取收入,读者从非授权途径获取免费章节,必然会影响到作者的收入,打击作者创作的积极性。 

盗版者:皆为利来 

据互联网数据咨询平台艾瑞咨询提供的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高达74.4亿元,占同期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也就是说,网络文学一年的行业收入中,一大半都因盗版而流失。 

是谁助推了网络文学盗版的发展? 

“正版网络小说收费实在太高了。”张明告诉记者,从读者的角度来看,阅读快餐式的网络小说比世界名著还要贵,内心会有强烈的抵制情绪。“现在全网正版小说基本上定价是千字五分,现在的小说基本上每一章节都有四五千字,而每本小说动辄几百甚至上千章节。”张明曾经核算过经典网文《斗破苍穹》的价格,阅读完全部章节需要花费200元左右。而大部分的网文质量不佳,作者为了获取稿费还存在故意“注水”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读者很难心甘情愿花钱阅读。 

“盗版文学能够存在,和读者习惯于互联网文学免费阅读、版权意识不强有关。”在研究知识产权法多年的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丛立先看来,互联 网阅读在中国刚刚兴 起时,资本方习惯于 用免费阅读来吸引眼 球、聚集用户,等到用 户稳定了再去收费, 但很多读者习惯了免 费,付费阅读并不容易 被接受。盗版网络文 学平台恰好满足了读 者 的愿望,自然吸引不少人。 

丛立先认为,盗版文学网站能够不断涌现的原因,更在于巨大经济利益对盗版网站经营者的吸引。“盗版网站的技术人员,只需要通过转码等技术手段,就可以获取授权网络文学网站不断更新的正版内容,然后盗版网站以搜索引擎、浏览器主页为推广途径,吸引用户阅读。”丛立先表示,引入的读者多了,广告商自然会找上门。 

记者发现,在盗版文学网站阅读小说,广告无处不在,偶尔还会有友情链接,不时还会跳出弹窗游戏。据《北京商报》报道称,中等规模的盗版文学网站,仅依靠广告与弹窗的月收益就超过13万元,再加上友情链接,一家中型盗版文学网站的年收益至少在180万元。 

今年初,安徽警方公布的一起特大侵犯著作权案也证明了这一点。2018年1月,许某等人依靠搭建的11个盗版文学网站,盗取国内30多个授权网站的百万部 作品提供免费阅读,吸 引了大量的读者,其中 两个网站加起来就有400 余万读者。广告商找 上门做推广后,仅仅半 年的时间,许某便通过 广告非法牟利750余万 元。 

此外,有业内人士指出,网文存储介质小 , 盗版乃至迁移成本低廉也是重要原因。在皮皮小说网、笔趣阁等大型盗版网站被版权部门打击后不久,又有大量同名盗版网站出现。 

作者:进退维谷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很多作者为了保护自己的作品不受侵犯,发明了“防盗章”。即先写一堆无意义的乱码文字放在网上,等盗版网站把乱码章节抓取过去后,作者再修改“防盗章”为正常的文字。但是这种方法取得的效果有限。当作者放上正常章节之后,盗版网站会再次盗走更新的内容。 

“对于订阅正版小说的读者我深表感激,我们作者一般也会在文章下留言,号召读者支持正版。”在月关看来,在版权保护领域,作者作为一个个体,处于弱势地位。他希望平台和作者能够紧密联合起来,发挥整合能力,以技术和法律手段对盗版问题进行追责。 

对于这样的建议,作为平台运营方代表出席网络文学版权保护论坛的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指出,在抵制盗版方面,网吧们已经实施了文字加密技术、加密并签名校验的技术等,以此保证平台的作品库不被盗链。 

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张蓉则表示,这些年,网络文学正规平台都会做一些反盗版联盟,邀请作者、学界专家共同呼吁,但是追究盗版文学网站责 任方面还面临许多困 难。“针对侵权问题 提 起诉讼后,取证是 一个难点。如一家专 门做盗版的网络文学 网站,它的域名在海外 一家公司注册,而该 公司还提供域名保护, 取证基本不可能 。” 张蓉说。 

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际红对此深有感触:“代理侵权案件时,域名、服务器在国内,尚且要花费时间收集证据,找到责任主体。在国外几乎无法追责。” 

此外,张蓉表示,在打击盗版时,从发现、取证到判决的处理周期比较长。“往往一个盗版文学网站,可能就侵权了我们网站的几百本书,涉及几千上万条链接,我们要把每条链接都保存下来。”张蓉说,好不容易向一个盗版网站追责成功,又会发现新的侵权网站的出现。即便打赢了官司,所获得的赔偿也可能无法抵偿损失和耗费的时间、精力。 

司法:技术不是遮羞布 

在作者和原创网站通过诉讼维权的同时,被告上法庭的盗版网站开始以技术中立为借口,要求法院适用“避风港原则”(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网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网络服务提供商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为盗版行为辩解,企图逃避责任。 

记者从裁判文书网上获悉,2015年因为十九楼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刊登未经授权的《重生豪门贵女》,拥有作品版权的潇湘书院(天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侵害网络传播信息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庭审中,十九楼公司辩称,从技术中立原则出发,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注意义务不是无限的,仅负有合理的注意义务。涉案作品由用户上传,自己作为平台提供方,不可能做到精准审查。此外,十九楼网站和手机客户端是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综合性论坛,并非专业提供网络小说的网站,公司没有通过作品获得直接利益,法庭审理应该适用“避风港原则”。 

该案经过一审、二审,2017年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十九楼公司的行为不能适用“避风港原则”,构成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对于“避风港原则”的免责条件中,要求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与侵权认定具有直接关联。如果信息存储空间提供者不具有该免责条件,则行为构成侵权。 

法院认为,一方面,十九楼公司在“小说”版块设置了“书友悦读”“新书速递”“小编力荐”等栏目,以及特定的标签用以方便用户对作品进行选择,涉案作品在该客户端应用程序中亦一次性完整呈现,表明十九楼公司对其网站上存在的小说具有整理、推荐的能力及意愿;另一方面,涉案作品在原被告两家网站上的点击量都超过600万次,十九楼公司对于此种明显不属于原创、点击量又十分巨大的作品,应负有较高注意义务。技术中立不代表技术使用的方式中立,该案件不能试用“避风港原则”,侵权责任成立。 

专家:合作共赢 

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虽然网络文学盗版的损失仍然比较严重,但是从2014年至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的增长率是在逐年下降的。据悉,阅文集团在2016年至2017年,通过发律师函或者提起诉讼的形式,下架盗版的链接有200多万条。 

如何根治网络文学盗版的难题? 

“和免费网站相比,正版网站付费在竞争上处于劣势。想要把用户吸引过来,就要通过提供差异化、增值服务。”掌阅科技的创始人王良建议,授权网站可以考虑从这方面去努力。 

陈际红律师指出,近年来,虽然在侵犯著作权方面的赔偿额度在增加,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可以对公司化、运营化的盗版网站加大处罚力度,以达到震慑的作用。“一般来说,侵权案件发生后,如果侵权者承担的赔偿没有收益大,很可能会带来反向激励,盗版网站经营者会卷土重来。” 

丛立先教授表示,只有加大处罚力度,警醒犯罪者侵权的危害,才能达到想要的社会治理效果。“从司法救济方面来说,应该将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联动起来,对于一些严重侵权的盗版网站,不仅要追究民事和行政责任,也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今年6月,恰是《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实施十周年,对于网络文学版权问题更加重视。近两年来,“剑网”行动更是把网络文学侵权盗版作为治理的重点,关闭多家盗版文学网站。“当作者、平台、司法、版权界联合起来,各方都努力之时,全民尊重网络文学版权将指日可待。”丛立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