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之窗/旅游设施 > 正文
余国忠:丝丝竹篾铸筋骨,彩扎技艺神韵足
[作者:盘龙区文体旅游局发布时间:2018-05-31 10:33来源: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政府]

余国忠:丝丝竹篾铸筋骨,彩扎技艺神韵足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滇源街道“三月头龙节”上,除了欢声笑语的人群和载歌载舞的节日氛围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青、黑、白、黄、红等九条颜色各异、威风凛凛的“巨龙”伴随着激昂热烈的鼓点上下翻飞、蜿蜒腾挪的壮观景象。

    在欣赏赞叹之余,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栩栩如生的“巨龙”都是出自彩扎技艺云南省省级非遗传承人余国忠及他的团队之手。

    从上世纪70年代跟随云南省省级非遗传承人段发科学习彩扎技艺开始,余国忠在彩扎这一传统行当里已经浸淫了四十余个春秋。

     据余国忠介绍:彩扎是一项古老的仿真技艺,渊源于古代民间宗教祀祭活动,早在唐朝时期就开始盛行,发展到今天演变成为庆祝节日的一种装饰艺术,共有包括狮子走兽、龙灯水族、人物神像在内的八大系列400多个品种,在功能性上主要分为祭祀性彩扎和游艺性彩扎两大类。

     在余国忠看来,彩扎是“有情”的,每一处图案都“物必有言,言必吉祥。”就拿狮子头来说,古钱眼,如意鼻,寿桃大耳,处处都是吉祥的象征。“你看它长眉毛卷成的五个云髻,象征的就是‘福禄寿喜财’。”

     彩扎工艺很复杂,扎骨、糊纸、涂料、拼装......要经过10多道工序,一个简单的小作品也要花上四五天。“扎骨架是最难的。它不像素描,画错可以重画,纸扎是用竹蔑构形的,扎起来得一气呵成。”

     余国忠一边说着一边端起一个骨架给盘龙君瞧:处处都是错综复杂的弧形,它不是我们想象的将竹篾一弯就了事,而是要用火烤,让它慢慢变形固定。而且扎出来是不是那个最标致的形状,嘴说纸写是表达不出的,只能凭手上功夫。

     “就拿看似简单的彩灯来说,制作过程就很复杂,一盏灯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是常有的事。”余国忠告诉盘龙君:每一个灯笼从一页润色装饰的纸片到一根牵引连接的细线……一点一滴、一丝一缕,都是心血。

     先要捻好绑扎用的线绳,将竹条削得粗细合适,放在炉火上烤一会儿,弯出想要的圆弧;接着用线绳将弯好的竹条一圈接一圈扎起来,箍成灯笼的内栊;再把纸糊上,为了好看,通常还要配上装饰,色彩过度不匀的地方要补染颜色,底部得加上絮丝儿,灯身要贴上福字儿、镶上金边儿……一个小小的灯笼才算大功告成。

      要想把传统的彩扎做出新意,需要很多相关领域知识、技能储备。为了画出精美的画作,看到好看的画纸,他总会多停留一会,自己细细揣摩研究。家里也收集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山水类的挂历纸,没事的时候,他就会拿出来,临摹一番。练习书法、练习剪纸……每一样,余国忠都是从头慢慢学起。

     加之早年在昆明竹器厂工作打下的技术基础,余国忠将编扎、裱糊、雕塑、彩绘、剪贴和刺绣等多种技法熔于一炉,自成一家,创作出的作品形、色、质、彩俱全,深受业内和市场的好评。

     与其他非遗技艺一样,古老的彩扎也面临着传承与市场化的尴尬。“彩扎品容易损坏,不如塑料用品好保存。加之,彩扎是一个磨人的活儿,不但过程漫长枯燥,对于技术本身要求也很高,这些都让许多想要学艺的人望而却步。”谈及彩扎技艺的现状时,余国忠的语气里还是多了几分凝重。

    “就拿彩扎舞龙来说,很多都采用流水线作业,模具制作的龙便宜又快捷,价格只有手工彩扎的一半。”谈及来自市场的压力,余国忠认为,这对手艺的传承有一定的影响。“很多人觉得两者差不多,何必费那劲去学手工彩扎,耗费几年的光阴。实际上,那千龙一面的模具龙完全无法和精巧细致、独一无二的手工龙相提并论。”

    “但只要人们对传统文化的喜爱没有变,对追求美好生活的信念没有变,彩扎艺术就有发展壮大的希望……”余国忠坚定的信心来源于云南省、市、区各级政府对于非遗技艺的重视和扶持。一盘龙区为例,早在几年前就开始逐步推进“非遗进校园”活动。越来越多的孩子和家长都开始接触、认识、喜爱上彩扎这项迷人的技艺。

     可喜的是,余国忠的学生群体正在不断壮大,年龄层次分布也更加均匀。谈及彩扎技艺的未来,余国忠表示:“只要有人愿意学,我就愿意教,我坚信,会有越来越多、真正喜欢彩扎的人把它做得更美、设计得更美,再度在人们的生活中发光发热。我相信它不会被埋没的。”